<input id="fetjg"></input>

  • <acronym id="fetjg"></acronym>

  • 每日經濟新聞
    要聞

    每經網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    知名舞蹈工作室5KM閉店調查:總部欠租已被勒令清退,部分門店合并計劃疑為騙局

    每日經濟新聞 2024-06-15 19:44:40

    ◎6月13日晚間,大量自稱老師、顧問、會員的網友在社交平臺發文,稱多家5KM舞蹈工作室門店已經“關門跑路”。當晚,“5KM”相關詞條登頂微博熱搜。

    ◎6月14日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通過多種渠道聯系5KM公司以及創始人,電話均未接通。6月14日下午,記者在5KM總部看到,公司已經空無一人,內部辦公設備幾乎被搬空。屋內一份解約清退聲明顯示,5KM已欠租近一個月。

    每經記者 黃海    每經編輯 楊夏    

    本身5km也是大機構,會出這種問題,連老師都沒想到。

    6月13日晚間,大量自稱老師、顧問、會員的網友在社交平臺發文,稱多家5KM舞蹈工作室門店已經“關門跑路”。當晚,“5KM”相關詞條登頂微博熱搜。

    圖片來源:微博截圖

    5KM舞蹈工作室(以下簡稱“5KM”)在行業里小有名氣。在多位業內人士眼中,5KM可以說是江浙滬地區師資水平最高的連鎖舞蹈工作室。

    據“5KM舞蹈工作室”官方微信,截至今年6月1日,5KM已于江浙滬各大主流商圈的商場開設了30余家門店,提供不同舞種,不同風格、不同難易度的豐富課程。所有5KM門店每個月開展10500節左右常規課,平臺每月授課老師多達670位左右。

    此一時彼一時,如今,明星舞蹈工作室身陷困境,留下數以千計的會員以及超千萬元的會員費問題待解。

    6月14日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通過多種渠道聯系5KM公司以及創始人,電話均未接通。6月14日下午,記者在5KM總部看到,公司已經空無一人,內部辦公設備幾乎被搬空。屋內一份解約清退聲明顯示,5KM已欠租近一個月。

    5KM總部桌面上的一則解約清退聲明。 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黃海 攝 

    突如其來的閉店

    6月13日傍晚,韓清(化名)動身前往5KM在上海長壽路的門店。按照原計劃,今晚她將和幾十名學員一起,學跳韓國女團少女時代的舞蹈。韓清今年24歲,是一名KPOP(韓流)愛好者,2022年前后開始在5KM上課,累計花費近萬元。在她的印象中,自辦卡以來,5KM的師資力量和學生氛圍一直都不錯。

    5KM曾在官方公眾號中介紹,每一家門店都堅持使用行業內較高成本的舞美級音響、柔光射燈、索尼系列單反等等高成本硬件設施。據多位學員回憶,一般而言,每節課都有專業人員幫助全程錄制上課視頻。

    一切在6月13日晚戛然而止。當晚8點,韓清來到門店,發現原本應該在門店上班的員工、課程顧問都“消失了”。韓清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“當天門店里只有場所和音箱,在這樣的情況下,老師還是決定要把學生的課都上了,我們條件還算好,有的門店連音箱和空調都沒有了……”

    6月14日中午,韓清在抖音上發了一條視頻,并配文:“昨天是最后一節課,沒有任何工作人員在,老師舉著手機邊喊口號邊拍,很心酸……”不足一天時間,這條視頻的點贊量已經破萬。

    韓清想不通5KM為何會突然關門。“一般來說,其他舞蹈室開不下去,可能會有生源變少或者排課量、師資變少等經營惡化的表現,但5KM完全沒有,辦卡的人一直很多……”

    韓清的遭遇并非個例。同樣猝不及防的,還有5KM的員工。

    “局面發展到現在,我也是一頭霧水、不知所措、欲哭無淚,上午還在兢兢業業工作的我,下午消息就爆炸了,緊接著傳出公司暴雷的消息。”林雨(化名)是5KM的課程顧問,在5KM工作了4年半,日常負責學員購課相關事宜。6月13日中午,市面上陸陸續續傳出5KM門店關門的消息,她的手機開始被消息“轟炸”。

    因消息過多,當晚11點,林雨在朋友圈公開發布了一封面向學員的道歉信:“我本人非常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對我的支持和信任,但是被公司蒙在鼓里的我辜負了大家對我的信任,我深感抱歉!真的非常對不起!”這則朋友圈中,林雨還透露公司5月工資還未發放,社保也只交到了2月。

    5KM的經營問題或早已浮出水面。

    6月初,創始人名下多家企業股權發生變更

    算上在5KM的三年,羅震已經跳了9年的流行舞。用羅震的話講,他見證了5KM的興起和衰落。在他看來,5KM業務的轉折點在2023年年底,主要原因有兩個,其一是師資的流失,因為一批知名舞蹈老師離開或縮減課時,羅震將上課的頻次從一周四次減少為一周一到兩次;其二是代約、蹭課導致的會員收入減少。

    據羅震介紹,過去幾年間,三方平臺上代約課程的生意猖獗,往往40元上下就可以約到原價70至80元的課程。為了減少代約、蹭課帶來的損失,5KM曾使用人臉識別系統,但最終部分門店的人臉識別系統“不知為何停用了”。

    羅震的說法得到了部分證實。今年6月1日,5KM在公眾號發布了一封全員信。信中直言,受大環境等影響,生意一直很穩定的5KM受到業績的壓力。

    彼時,5KM表示將以上海為重點,從幾個緯度對公司進行結構性調整:其一,從高昂租金的頂奢商場退出,不把業績作為唯一指標;其二,布局不合理以及條件不好的商場退租;其三,代約、蹭課重災區導致無法自主盈利的門店,非必要成本的降低將大大增加課程的豐富度。

    據5KM介紹,從商場退出的門店,將被統一合并至其他門店。以5KM長寧龍之夢店和5KM長寧來福士店為例,后者將合并至位于長寧又又中心的5KM中山公園旗艦店。“5KM中山公園旗艦店已進場裝修,預計6月底完工,近1000平面積,6間教室,完整承接上述兩家門店的所有現有課程。”

    圖片來源:“5KM舞蹈工作室”微信公眾號

    6月14日下午,5KM長寧來福士店內部空無一人,一批前來維權的會員聚集在門口?!睹咳战洕侣劇酚浾咴诂F場看到,門店的玻璃大門上也張貼有門店合并的公告。

    5KM門店 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黃海 攝 

    記者旋即以消費者的身份聯系又又中心,接線工作人員表示,商場并沒有名為5KM的舞蹈工作室門店,也沒有接到任何有關舞蹈工作室的開業消息。“我這里就是又又中心,我這邊告知您,我們沒有收到過5KM舞蹈工作室要入駐的消息。”

    6月14日下午,一位5KM會員還向記者提供了一份其與5KM課程顧問的聊天截圖。該課程顧問稱,龍之夢、來福士兩門店合并實為“騙局”,實控人提出后就“跑了”。但因無法聯系到5KM相關方,該說法未獲得進一步確認。

    5KM舞蹈工作室背后公司名為上海微單鍶文化傳播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上海微單鍶)。據天眼查信息,上海微單鍶成立于2015年4月29日,法定代表人名為付新宇,注冊資本100萬元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2024年6月初,付新宇名下多家公司發生了股權變動:6月3日,杭州譜舞體適能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股東由付春陽、付新宇變更為夏必翠和趙宏,對應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夏必翠;同一日,原本由付新宇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微單鍶文化藝術(杭州)有限公司也發生了同樣的人員變化,法定代表人變為夏必翠。

    夏必翠究竟為何許人?6月15日下午,記者撥打了微單鍶文化藝術(杭州)有限公司2023年年報登記電話,但被提示該電話已關機。記者又嘗試撥打了夏必翠名下另一公司“杭州雨石聚進文化藝術有限公司”的電話。接線員表示,該電話實為5KM在拱墅區一門店的電話,她對公司股東層面的變化并不清楚。

    另據該人員表示,目前杭州地區的5KM門店仍在營業中。但據杭州本地媒體報道,有網友反映,5KM杭州來福士中心門店的大門上,已經張貼了一張“致顧客書”的公告。

    公告中,杭州來福士中心稱,微單鍶文化藝術(杭州)有限公司(5KM)存在拖欠應付租金等違約行為,將依法追究責任。來福士告知顧客盡快與店鋪負責人聯系,溝通卡內余額的后續處理方式。

    6月15日下午,記者從杭州來福士中心處確認,上述公告內容屬實。

    總部欠租被清退,辦公室已空無一人

    大廈將傾,傳言四起,沒人能聯系到處于風波中的付新宇以及其他高管。由會員、老師自發組織的維權群中,不時流傳出有其他品牌愿意接手部分門店的消息,但所有的消息均未被確認,外界也無法聯系到公司的相關負責人。

    得知公司“爆雷”后,林雨曾多次嘗試為學員提交退款申請。但釘釘平臺顯示,負責該業務的同事已經離職。同樣離職的,還有公司的人事經理以及財務經理。主要人員離職,將林雨和其他員工困在系統之中。

    “我們都被鎖住,離職都沒辦法。”林雨說。

    6月14日下午,記者來到5KM位于上海市普陀區長壽路的總部。下午四時許,5KM總部大門緊閉,辦公室內部各類辦公用品雜亂堆放,桌上已無辦公設備留存。

    5KM總部已人去樓空。 圖片來源: 每經記者 黃海 攝 

    記者從門縫中看到了一份由物業署名的“解約及限期搬離告知函”。

    該公告顯示,5KM原本應于5月17日向沙田大廈業主方支付租金,截至6月14日,已逾期28天。物業方面在公告中明確表示:“經過多次聯系貴司依舊沒有答復。貴方已經實質性違約??請于6月16日前搬離貴司物品,并告知門禁密碼??”

    現場不時有前來維權的會員和老師上門,但最終都無功而返。一位被拖欠一個月工資的授課老師向記者表示,截至6月15日下午,以往負責工資發放的工作人員依舊沒有回復。“我準備周一去勞動仲裁看看。”

    在會員們自發組織的維權群中,孫菲菲(化名)是比較特殊的一個。今年5月底,孫菲菲在一位課程顧問的推薦下付費成為5KM會員。但繳費之后,還沒等她拿到合同,門店就關門了。孫菲菲覺得無法理解,認為自己被課程顧問欺騙。6月14日,孫菲菲通過微信要求課程顧問幫忙退款,但對方通過微信應允后,又再無回復。

    通過公司退款無望,被拖欠工資的老師以及無處退款的會員們開始自發行動。6月14日晚開始,部分會員選擇到所屬轄區報警。

    6月15日下午,記者以消費者身份致電上海市12315熱線,接線工作人員表示,目前只能幫助消費者與對應企業進行協調,具體仍需聯系舞蹈機構的對應管理部門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。

    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系。
    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    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    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    杭州市 物業 5KM 上海 文化

   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    每經經濟新聞官方APP

    0

    0

    欧美特黄特色三级不卡在线_欧美video毛茸茸_最新av亚洲国产高清色_老子午夜不卡影院

    <input id="fetjg"></input>

  • <acronym id="fetjg"></acrony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