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put id="fetjg"></input>

  • <acronym id="fetjg"></acronym>

  • 每日經濟新聞
    要聞

    每經網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    電商第一城,到了“二次創業”的時候

    每日經濟新聞 2023-07-12 23:11:03

    電商是杭州最引以為傲的優勢,也是一張在城市競爭中頗具分量的“王牌”。站在邁向2萬億GDP的門檻上,杭州正在調整出牌策略。

    每經記者 楊棄非    每經編輯 劉艷美

    圖片來源:新華社

    前幾天,杭州四大班子“一把手”等領導一起聽了一場報告,作報告的是一名直播電商行業的企業家——無憂傳媒創始人兼CEO雷彬藝,主題則是“煥‘新’電商、加‘數’前行——MCN新業態助力數字經濟”。

    為什么請一互聯網型經紀公司作報告?為什么是無憂傳媒?本地媒體不禁提出疑問。

    作為一家知名MCN機構,無憂傳媒旗下擁有不少“出圈”的藝人資源:跳健美操實現現象級出圈的劉畊宏,因一句“好嗨喲”紅遍全網的多余和毛毛姐,還有全網擁有千萬級粉絲的網紅劉思瑤……而2019年將直播總部從北京遷入杭州之后,也讓無憂傳媒與杭州有了更深的聯結。

    無憂傳媒的這一步,對于杭州還有更深層意義。作為“直播電商第一城”,2021年底,頭部主播接連跌落,引發杭州直播電商行業外遷等連鎖反應。業內將其視為一次行業洗牌的契機,杭州亦開始謀劃行業生態重塑——特別是在去年,杭州喊出“新電商之都”計劃,一場更新迭代的大幕已然拉起。

    眼下,杭州直播電商正點燃新一波熱度。去年,杭州網絡零售額突破萬億大關,達到10496.3億元。最新數據顯示,在杭州,每244個人里就有一個主播、每12個人就有一個人從事直播相關行業,直播相關企業注冊量超5000家、數量列全國第一……

    杭州歷年網絡零售額 圖片來源:都市快報

    ?

    毫無疑問,電商是杭州最引以為傲的優勢,也是一張在城市競爭中頗具分量的“王牌”。站在邁向2萬億GDP的門檻上,杭州正在調整出牌策略。

    洗牌

    電商業內有一種比喻,杭州就像一座“圍城”,外面的人想進來,里面的人想出去。在當下的杭州,這句話似乎格外適用。

    杭州濱江區互聯網小鎮 圖片來源:新華社

    近段時間,電商主播降薪的話題引發關注。艾媒咨詢今年一季度統計數據顯示,在杭州、上海、北京等多個城市,主播平均月薪在10000元-15000元,但與去年同期水平相比,已經出現30%左右的下滑,此外,運營、中控等直播關聯崗位月薪也下降20%左右。

    這只是杭州直播電商行業感受到的又一股“寒風”。再往前推一年,有關行業退潮的消息時有傳出,作為“風暴中心”的杭州首當其沖。

    引爆點出現在2021年底。當時,薇婭、雪梨兩名頭部主播先后因稅務問題消失在直播平臺上,連鎖效應波及杭州整個產業鏈。行業媒體報道,受其影響,不少主播主動補繳稅款,直播間退租開始變得頻繁,而相關生產商、渠道商和品牌商,同樣遭遇不同程度的牽連和損失。

    當時,有業內人士觀察指出,一波直播電商從業者正在離開杭州。這一說法也得到多位專家的印證,如電商行業專家魯振旺指出,受整個電商行業變動影響,杭州很多直播基地出現主播離場,部分代播公司和中小型直播團隊面臨困難、甚至走向倒閉。

    但有人黯然退出,也有人鳴鼓進場。

    今年4月,抖音粉絲超過一個億的網紅“瘋狂小楊哥”在杭州的直播基地高調開業,他上一次“出圈”還是在合肥豪擲1億買樓的新聞;而稍早前,快手頭部主播辛巴也帶領旗下13位大主播和2000多名員工,從廣州搬遷至杭州。薇婭背后的謙尋,也以2200余萬元價格購入杭州濱江區工業用地,用于開展直播基地建造項目。

    此外,羅永浩的“交個朋友”直播間團隊早早從北京搬往杭州;“向太”陳嵐在杭州開啟了第一場“現象級”直播賣貨;當當網創始人李國慶宣布撤掉北京的公司,也把直播間從北京搬到杭州……

    “鯨落”之后,萬物已然開始生長?!叭盒邸本凼字?,杭州無意中正成為一場“論劍”的“擂臺”。

    魯振旺指出,杭州“一進一退”背后,直播電商正經歷洗牌之年。平臺流量不會無盡增長,算法在調整,過去“撒胡椒面”的策略也在調整。一系列變化之下,頭部主播會越來越強,并且在各自賽道下,愈加依賴專業度取勝。最終,更多頭部或腰部主播會加速崛起。

    杭州對于直播電商仍然有吸引力。但面對新一輪行業調整和洗牌,要讓吸引力持續,有關城市發展策略的調整也亟需跟上。

    謀變

    杭州的電商發展歷程,離不開龍頭企業帶動。自上世紀90年代孕育出阿里開始,杭州電商每一步都踩在行業前沿。步入直播電商時代,淘寶直播先聲奪人,以其為大本營的薇婭、李佳琦迅速成長為頭部主播,也讓杭州“快進”至直播電商時間,全國各地的從業者像潮水般源源不斷涌來。

    杭州遙望直播電商產業園 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葉曉丹 攝(資料圖片)

    不過,在電商領域平穩行駛多年的杭州,開始遭遇“換擋”。

    當下,直播電商的細分化、多元化成為重要方向——品類向衣食住行各個領域全覆蓋,新賽道層出不窮,各類平臺也紛紛向直播電商轉型,令行業在融合和分化中不斷演進。

    魯振旺提到,杭州電商過去以阿里為主,這是它的優勢。但目前最大的變數出現在直播電商領域,不僅抖音、快手正在加速趕超,形成獨有的直播優勢,近兩年拼多多也發展較快,走向全國領跑。

    面對“電商之都”傳統優勢的變化,杭州迅速轉身謀變,尋找下一個增長點。去年6月,杭州出臺《關于促進杭州市新電商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意見》(下稱《意見》),喊出打造“新電商之都”,并發布一系列扶持政策。

    此舉意在何為?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此前指出,一是杭州或在有意逐步擺脫對像阿里等老牌電商的依賴度,構建培養梯隊式的企業競爭格局,“把雞蛋放在不同的籃子里”,有利于降低城市對一家平臺型企業過于依賴的風險和隱憂;二是通過扶持新電商帶來更多的新業態、新模式、新企業,帶來更多的增量市場和“新鮮血液”。

    而在“新鮮血液”刺激下,也有望改變杭州電商行業發展慣性。

    杭州市政府辦公廳發布的政策解讀中就指出,與兄弟城市相比,近年來杭州網零增幅逐年下滑,在內容電商、生鮮電商、興趣電商等電商新賽道后繼乏力,新興企業成長匱乏等問題初見端倪。

   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網絡零售部主任、高級分析師莫岱青向城叔分析,任何一個行業經歷“一家獨大”都可能形成一定壟斷,這對于行業生態的可持續發展并不有利。對于杭州來說,通過更加多元化的發展,吸引更多直播電商、頭部平臺到杭州發展,對當地直播電商的整個生態都將帶來明顯的好處。

    根據上述《意見》,平臺電商、垂直電商、社交電商、社區團購、內容電商、生鮮電商、興趣電商、智慧電商、直播電商、元宇宙,杭州全都要。

    守擂

    但與過去每一次都占有先手優勢的領先位置不同,這一次,杭州在電商領域面對更多同行者甚至先行者。

    杭州奧體中心場館群 圖片來源:新華社

    對于深耕內容的娛樂主播和內容主播,魯振旺指出,前者分布較為分散,包括成都在內的許多城市都有數量優勢;后者則聚集在北京,其在教育、文化領域的先天優勢孕育了更多專注知識付費的直播業態。

    而杭州則在多個場合屢次提及武漢、廣州兩市。

    總體來看,廣州、武漢有著和杭州類似的電商發展條件。廣州的中大、十三行,武漢的漢口北,均是國內有影響力的服裝專業市場,長期與杭州發達的女裝行業“同臺競技”。此外,三地均坐擁發達的交通樞紐,以此構建各自便捷、完整的電商供應鏈體系。

    入局者還在增加。如多位專家提及,越來越多城市認識到直播電商的重要價值,紛紛拿出“真金白銀”推進。以“新電商”再次加入戰局的杭州,又應如何迎戰?

    在魯振旺看來,新一輪電商競爭,將更突出體現在供應鏈競爭上。山東電商重鎮臨沂,就得益于當地發達的物流體系,并在一眾經濟大市中脫穎而出。而有業內人士分析,羅永浩和李國慶等從北京遷到杭州,背后正是兩地供應鏈水平的差異,積累數十年電商經驗的杭州,在供應鏈完整性、時效性和富集性上更勝一籌。

    以個性化需求、多樣化內容為特色的“新電商”,還將進一步放大供應鏈的重要性。特別是新電商企業能通過大數據分析消費者偏好,迅速確定生產數量和產品形態,并以精益生產極限壓縮倉儲、物流成本,這些無不需要更先進的供應鏈技術和完善的供應鏈體系作為支撐。

    炙手可熱的跨境電商獨角獸、廣州電商企業SHEIN,之所以能在海外掀起線上購物熱潮,以“小單快反”迅速確定“爆款”并大量投入市場的快速響應模式發揮了重要作用,甚至被《經濟學人》形容為“實時時尚”。廣州市場商會秘書長李英指出,實現“配套全+響應快+上新多”需要非常完善的供應鏈,其他企業難以復制。

    反過來,這還會進一步倒逼制造業升級。如浙江工商大學現代商貿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肖亮提到,當廠家在特定消費市場中找到更為精準的產品定位,能夠通過大數據實現終端消費者與生產廠商雙贏,并成為新制造、未來工廠的一個環節。從解決銷售,到提供需求,電商在供應鏈中逐漸起到主導作用,而上下游產業鏈從業者都能從中挖掘機會。

    對于杭州來說,這將是兩方面的機會。在電商領域,通過供應鏈的基礎重新找到屬于自己的“主場優勢”;在制造領域,補上過去數年的“缺課”,找到轉型升級的新機會。

    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系。
    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   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-60900099轉688
    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    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    圖片來源:新華社 前幾天,杭州四大班子“一把手”等領導一起聽了一場報告,作報告的是一名直播電商行業的企業家——無憂傳媒創始人兼CEO雷彬藝,主題則是“煥‘新’電商、加‘數’前行——MCN新業態助力數字經濟”。 為什么請一互聯網型經紀公司作報告?為什么是無憂傳媒?本地媒體不禁提出疑問。 作為一家知名MCN機構,無憂傳媒旗下擁有不少“出圈”的藝人資源:跳健美操實現現象級出圈的劉畊宏,因一句“好嗨喲”紅遍全網的多余和毛毛姐,還有全網擁有千萬級粉絲的網紅劉思瑤……而2019年將直播總部從北京遷入杭州之后,也讓無憂傳媒與杭州有了更深的聯結。 無憂傳媒的這一步,對于杭州還有更深層意義。作為“直播電商第一城”,2021年底,頭部主播接連跌落,引發杭州直播電商行業外遷等連鎖反應。業內將其視為一次行業洗牌的契機,杭州亦開始謀劃行業生態重塑——特別是在去年,杭州喊出“新電商之都”計劃,一場更新迭代的大幕已然拉起。 眼下,杭州直播電商正點燃新一波熱度。去年,杭州網絡零售額突破萬億大關,達到10496.3億元。最新數據顯示,在杭州,每244個人里就有一個主播、每12個人就有一個人從事直播相關行業,直播相關企業注冊量超5000家、數量列全國第一…… 杭州歷年網絡零售額圖片來源:都市快報 毫無疑問,電商是杭州最引以為傲的優勢,也是一張在城市競爭中頗具分量的“王牌”。站在邁向2萬億GDP的門檻上,杭州正在調整出牌策略。 洗牌 電商業內有一種比喻,杭州就像一座“圍城”,外面的人想進來,里面的人想出去。在當下的杭州,這句話似乎格外適用。 杭州濱江區互聯網小鎮圖片來源:新華社 近段時間,電商主播降薪的話題引發關注。艾媒咨詢今年一季度統計數據顯示,在杭州、上海、北京等多個城市,主播平均月薪在10000元-15000元,但與去年同期水平相比,已經出現30%左右的下滑,此外,運營、中控等直播關聯崗位月薪也下降20%左右。 這只是杭州直播電商行業感受到的又一股“寒風”。再往前推一年,有關行業退潮的消息時有傳出,作為“風暴中心”的杭州首當其沖。 引爆點出現在2021年底。當時,薇婭、雪梨兩名頭部主播先后因稅務問題消失在直播平臺上,連鎖效應波及杭州整個產業鏈。行業媒體報道,受其影響,不少主播主動補繳稅款,直播間退租開始變得頻繁,而相關生產商、渠道商和品牌商,同樣遭遇不同程度的牽連和損失。 當時,有業內人士觀察指出,一波直播電商從業者正在離開杭州。這一說法也得到多位專家的印證,如電商行業專家魯振旺指出,受整個電商行業變動影響,杭州很多直播基地出現主播離場,部分代播公司和中小型直播團隊面臨困難、甚至走向倒閉。 但有人黯然退出,也有人鳴鼓進場。 今年4月,抖音粉絲超過一個億的網紅“瘋狂小楊哥”在杭州的直播基地高調開業,他上一次“出圈”還是在合肥豪擲1億買樓的新聞;而稍早前,快手頭部主播辛巴也帶領旗下13位大主播和2000多名員工,從廣州搬遷至杭州。薇婭背后的謙尋,也以2200余萬元價格購入杭州濱江區工業用地,用于開展直播基地建造項目。 此外,羅永浩的“交個朋友”直播間團隊早早從北京搬往杭州;“向太”陳嵐在杭州開啟了第一場“現象級”直播賣貨;當當網創始人李國慶宣布撤掉北京的公司,也把直播間從北京搬到杭州…… “鯨落”之后,萬物已然開始生長?!叭盒邸本凼字?,杭州無意中正成為一場“論劍”的“擂臺”。 魯振旺指出,杭州“一進一退”背后,直播電商正經歷洗牌之年。平臺流量不會無盡增長,算法在調整,過去“撒胡椒面”的策略也在調整。一系列變化之下,頭部主播會越來越強,并且在各自賽道下,愈加依賴專業度取勝。最終,更多頭部或腰部主播會加速崛起。 杭州對于直播電商仍然有吸引力。但面對新一輪行業調整和洗牌,要讓吸引力持續,有關城市發展策略的調整也亟需跟上。 謀變 杭州的電商發展歷程,離不開龍頭企業帶動。自上世紀90年代孕育出阿里開始,杭州電商每一步都踩在行業前沿。步入直播電商時代,淘寶直播先聲奪人,以其為大本營的薇婭、李佳琦迅速成長為頭部主播,也讓杭州“快進”至直播電商時間,全國各地的從業者像潮水般源源不斷涌來。 杭州遙望直播電商產業園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葉曉丹攝(資料圖片) 不過,在電商領域平穩行駛多年的杭州,開始遭遇“換擋”。 當下,直播電商的細分化、多元化成為重要方向——品類向衣食住行各個領域全覆蓋,新賽道層出不窮,各類平臺也紛紛向直播電商轉型,令行業在融合和分化中不斷演進。 魯振旺提到,杭州電商過去以阿里為主,這是它的優勢。但目前最大的變數出現在直播電商領域,不僅抖音、快手正在加速趕超,形成獨有的直播優勢,近兩年拼多多也發展較快,走向全國領跑。 面對“電商之都”傳統優勢的變化,杭州迅速轉身謀變,尋找下一個增長點。去年6月,杭州出臺《關于促進杭州市新電商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意見》(下稱《意見》),喊出打造“新電商之都”,并發布一系列扶持政策。 此舉意在何為?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此前指出,一是杭州或在有意逐步擺脫對像阿里等老牌電商的依賴度,構建培養梯隊式的企業競爭格局,“把雞蛋放在不同的籃子里”,有利于降低城市對一家平臺型企業過于依賴的風險和隱憂;二是通過扶持新電商帶來更多的新業態、新模式、新企業,帶來更多的增量市場和“新鮮血液”。 而在“新鮮血液”刺激下,也有望改變杭州電商行業發展慣性。 杭州市政府辦公廳發布的政策解讀中就指出,與兄弟城市相比,近年來杭州網零增幅逐年下滑,在內容電商、生鮮電商、興趣電商等電商新賽道后繼乏力,新興企業成長匱乏等問題初見端倪。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網絡零售部主任、高級分析師莫岱青向城叔分析,任何一個行業經歷“一家獨大”都可能形成一定壟斷,這對于行業生態的可持續發展并不有利。對于杭州來說,通過更加多元化的發展,吸引更多直播電商、頭部平臺到杭州發展,對當地直播電商的整個生態都將帶來明顯的好處。 根據上述《意見》,平臺電商、垂直電商、社交電商、社區團購、內容電商、生鮮電商、興趣電商、智慧電商、直播電商、元宇宙,杭州全都要。 守擂 但與過去每一次都占有先手優勢的領先位置不同,這一次,杭州在電商領域面對更多同行者甚至先行者。 杭州奧體中心場館群圖片來源:新華社 對于深耕內容的娛樂主播和內容主播,魯振旺指出,前者分布較為分散,包括成都在內的許多城市都有數量優勢;后者則聚集在北京,其在教育、文化領域的先天優勢孕育了更多專注知識付費的直播業態。 而杭州則在多個場合屢次提及武漢、廣州兩市。 總體來看,廣州、武漢有著和杭州類似的電商發展條件。廣州的中大、十三行,武漢的漢口北,均是國內有影響力的服裝專業市場,長期與杭州發達的女裝行業“同臺競技”。此外,三地均坐擁發達的交通樞紐,以此構建各自便捷、完整的電商供應鏈體系。 入局者還在增加。如多位專家提及,越來越多城市認識到直播電商的重要價值,紛紛拿出“真金白銀”推進。以“新電商”再次加入戰局的杭州,又應如何迎戰? 在魯振旺看來,新一輪電商競爭,將更突出體現在供應鏈競爭上。山東電商重鎮臨沂,就得益于當地發達的物流體系,并在一眾經濟大市中脫穎而出。而有業內人士分析,羅永浩和李國慶等從北京遷到杭州,背后正是兩地供應鏈水平的差異,積累數十年電商經驗的杭州,在供應鏈完整性、時效性和富集性上更勝一籌。 以個性化需求、多樣化內容為特色的“新電商”,還將進一步放大供應鏈的重要性。特別是新電商企業能通過大數據分析消費者偏好,迅速確定生產數量和產品形態,并以精益生產極限壓縮倉儲、物流成本,這些無不需要更先進的供應鏈技術和完善的供應鏈體系作為支撐。 炙手可熱的跨境電商獨角獸、廣州電商企業SHEIN,之所以能在海外掀起線上購物熱潮,以“小單快反”迅速確定“爆款”并大量投入市場的快速響應模式發揮了重要作用,甚至被《經濟學人》形容為“實時時尚”。廣州市場商會秘書長李英指出,實現“配套全+響應快+上新多”需要非常完善的供應鏈,其他企業難以復制。 反過來,這還會進一步倒逼制造業升級。如浙江工商大學現代商貿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肖亮提到,當廠家在特定消費市場中找到更為精準的產品定位,能夠通過大數據實現終端消費者與生產廠商雙贏,并成為新制造、未來工廠的一個環節。從解決銷售,到提供需求,電商在供應鏈中逐漸起到主導作用,而上下游產業鏈從業者都能從中挖掘機會。 對于杭州來說,這將是兩方面的機會。在電商領域,通過供應鏈的基礎重新找到屬于自己的“主場優勢”;在制造領域,補上過去數年的“缺課”,找到轉型升級的新機會。

   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    每經經濟新聞官方APP

    0

    0

    欧美特黄特色三级不卡在线_欧美video毛茸茸_最新av亚洲国产高清色_老子午夜不卡影院

    <input id="fetjg"></input>

  • <acronym id="fetjg"></acronym>